语言转化魅力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是他们,将世界名著引进到中国并翻译成中文;也是他们,将中国的古典名著翻译成外文,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播撒全球。

高莽、林戊荪、江枫、李文俊等老一代翻译家,他们在享受着语言转化的甘苦的同时,也架起了一座座中外沟通的桥梁。

9月23日,第二届中译外高层论坛暨“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

高莽、林戊荪、江枫、李文俊4位年逾八旬的老一代翻译家被授予“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张寿等368人获得“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

中国译协名誉会长、中央外宣办副主任王仲伟、中国外文局局长周明伟、新华社副社长龙新南等为“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及受表彰的“资深翻译家”代表颁发了荣誉证书。

表示,建国60多年来,我国广大翻译工作者,以高度的事业心和强烈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做出了宝贵的贡献。其中,一大批德高望重的老一代翻译家更是功勋卓著、成就突出。他们的辛勤劳动和无私奉献,在我国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和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是中国翻译协会2006年设立的表彰翻译家个人的最高荣誉。此前,这一奖项仅授予季羡林、杨宪益、沙博理、草婴、许渊冲、屠岸和李士俊7人。

以翻译雪莱、狄金森、惠特曼诗歌而著称的著名翻译家江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能够获奖感到很兴奋。

李文俊以翻译美国作家福克纳的小说而著称,他的译著《押沙龙,押沙龙!》被钱钟书等人公认为是“福克纳最为艰深的一部作品”。

高莽翻译了大量的苏联文学著作,前苏联文学家马雅可夫斯基根据《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改编的剧本《保尔·柯察金》被他引进到中国,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他认为,翻译是非常艰苦的脑力劳动,不仅要精通两国语言、熟悉两种文化与风俗,而且更要了解民族特性与语言色彩。翻译像戴着镣铐跳舞,在受限制的范围内要跳得轻巧、细腻、优美,打动人心。

或许当我们看到一些外国友人口若悬河地与人分享自己对中国古代兵法、《论语》的深刻理解时,我们可能会很惊讶,“一个外国人从哪里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呢?”但如果我们注意到,中国官员每每将《孙子兵法孙膑兵法》(Sunzi: The Art of War Sun Bin: The Art of War)和《论语新解》(Getting to Know Confucius—A New Translation of The Analects)英文译著作为礼物赠送给外国贵宾时,我们或许就见怪不怪了。

中国传统文化、战略思想之所以播撒全球,可以说,老翻译家们和他们的译著立下了汗马功劳。

林戊荪就是这样一位与世界分享中华传统文化的“播撒者”,他因将《孙子兵法》《孙膑兵法》《论语》翻译为英文译著而享誉海内外。

据他介绍,翻译古文典籍是一个极其艰苦的过程。他1995年在海边闭关翻出了《论语》的初稿,一直到2010年正式出版,15年里比较集中的修改大约就有5次。

林戊荪认为,中华民族许多文化瑰宝,儒家、法家、道家等思想都应该向海外传播,比如“不战而屈人之兵”“兼爱非攻”等用英语向世界讲解,就有助于消弭国际社会上流行的“黄祸论”“”。他说,向世界传播中华传统文明,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职责。

以“中译外——架设中国走向世界的桥梁”为主题的第二届中译外高层论坛同时举行。来自全国的一线中青年翻译工作者围绕增强中国文化软实力展开了深入探讨。

中国外文局局长周明伟认为,中国的软实力与中国文化的底蕴厚度及中国经济国际化的程度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中国文化产品走出去,首先要过翻译关。

中国外文局副局长黄友义与大家分享了一个例子。他说,今年5月基辛格在新书《论中国》中提到“韬光养晦”,他用的是“hide our capabilities and bide our time”,还有人把它翻译成“to hide ones ability and pretend to be weak”。他认为,不管中国的典故中如何理解,“韬光养晦”外交政策的真实意思实际上就是不当头、不扛旗、不称霸,低调行事,正确的译文应该是“to keep a low profile”,而不应该附和西方的译法,按照西方的译法似乎中国的外交政策就有什么不可让世人知道的阴谋。

围绕“党政文件与新闻报道对外翻译”“中译外人才培养与其他应用领域对外翻译”等议题,近百名中青年专家进行了深入探讨。他们一致认为,中译外工作的质量和高层次中译外人才的严重匮乏已成为制约中国文化走出去和我国国际传播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因此,全社会应该从国家文化战略的高度认识、关注并推进中译外工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