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青年近卫军之陆启成:我才刚起程

2003年进入上海队,2005年进入国家二队,陆启成现在的目标就是尽快进入一队……

作为中国羽毛球三队总教练陆亨文之子,陆启成从小就被贴上了“小陆亨文”的标签,然而这个18岁的大男孩却倔强地表示:“我就是我。”他不愿意背负父亲的光环,他坚持用自己每一拍打出来的成绩走进人们的视野。虽然在此前结束的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上,陆启成没能夺得最后的团体和男单冠军,但是经过世青赛的历练,他已经渐渐褪去了青涩……

小时候的陆启成像所有男孩儿一样调皮,不是很喜欢读书的他在9岁的时候握起球拍,开始了自己的羽毛球之路。虽然是自己的选择,但这或多或少还是受到父亲陆亨文的影响。对于儿子的选择,陆亨文表示支持,但也没有给儿子提出过高的要求,只是希望儿子能够从羽毛球中感受到快乐。

12岁拿到上海市运会的男单冠军;15岁进入上海队,拿到2003年全国青少年比赛冠军;17岁进入国家二队,拿到2005年亚青赛冠军……陆启成说,自己一路走来,所获成绩主要都归功于不同阶段的教练员的指导,父亲在他的羽毛球道路上,只是纯粹地扮演着“父亲”的角色:赛前不会进行技战术的分析,只是叫他放松而已;赛后也不会帮助总结分析,赢了就祝贺,输了就鼓励。但是在陆启成心里,父亲依然是自己学习的榜样,“他打了这么多年球,教了这么多年球,有很多经验都值得我学习。从他身上,我不仅学到关于羽毛球的东西,还会学到做人的道理。爸爸总和我说:‘球打得好坏不是最主要的,关键在于你这个人是否行得正、坐得端。’”

陆启成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从小就开始过集体生活的他从来没有向父母喊过一声苦、叫过一声累。和父母三人分隔三地,他总会隔三差五地给他们发短信、打电话,聊些家长里短、说些轶闻趣事,在闲谈中让父母对他不要过于牵挂。陆启成还把父母的生日牢记在心,妈妈生日的时候,他就送过香水、花茶、护肤品等礼物,而爸爸的生日,陆启成笑着说:“我们都是男人嘛,礼物就算了,但我总会第一时间给他发去短信祝福。”

18岁的陆启成有着这个年龄大男孩少有的内敛与成熟,一个人的时候他喜欢安静地坐着,默默地思考,思考自己的前途,思考自己的事业。如同朋友一般,陆启成经常会和父亲交流自己的这些想法,而陆亨文听罢,只是会给儿子提一些自己的看法,给他言语中所描述的将来规划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具体的道路还需要陆启成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

在出征今年世青赛前,陆启成虽然只是腼腆地把夺冠作为自己需要冲击的一个目标,但是看得出,这个事业心很强的男孩对夺冠还是充满了信心,赛前他说:“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相信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毕竟在我们这一拨队员里,我还是不错的。”但是,团体亚军和男单第三这个成绩显然不能让陆启成感到满意,世青赛结束一周后他还一直大呼“郁闷”。

世青赛的团体决赛在中国和韩国两队之间进行,比赛打得异常激烈。在陆启成出场前,双方打成1比1平,因此陆启成的男单这一分显得尤为重要。由于裁判的判罚和自己进入状态较慢,陆启成很快就输掉了第一局,第二局他适时调整了技战术打法,很快就将比分扳平,但是关键的第三局,对手加快了比赛的节奏,而此时的陆启成依旧按照第二局的打法来对抗,接连丢分,等到他意识到需要调整打发时已经来不及了,输掉了团体中的男单这一分。下场后,陆启成心里很难过,他觉得是自己导致中国队最终丢掉了这块团体金牌,内疚和自责一直缠绕着他……

虽然在输掉团体决赛后,陆启成的信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在随后进行的男单比赛中,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和状态,一路过关斩将,颇为轻松地闯入四强。陆启成半决赛的对手汤米也是子承父业型,他的父亲是当年的男单四大天王之一的印尼名将苏吉亚托。面对曾在团体赛半决赛战胜过的这位男单3号种子,陆启成此次却没能把握住心理上的优势,当第一局战至19平的时候,由于裁判的一个误判,加上自己急躁的心态,陆启成很快就败下阵来。第二局,陆启成进攻球路被对手彻底封死,而他自己也没能找到其他应对的策略,最终遗憾地输掉了这场比赛。

对于比赛结果,陆启成有些无奈,他觉得第一局关键球时如果没有裁判的因素,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但他承认,输球的关键还是在于自己没有把握住场上的机会,他说:“李总在我们出发之前就告诉我们,韩国裁判肯定会发难的,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在关键球上,我还是没能把握住,我想这就是我需要加强的地方吧。”

告别了世青赛,陆启成也告别了自己的青少年比赛生涯。世青赛团体亚军、男单第三,这个成绩让他回味起来还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青少年的比赛了,何况还是世青赛,我想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可惜却没能书写完美。遗憾是必然的,但我也不会深陷其中,我会正视结果,好好面对。”

告别了世青赛,陆启成也给自己安排了接下来的训练计划和努力方向。这个充满理想的大男孩非常明确自己所要走的道路,他说:“认真的总结是必需的,对于这次比赛的经验教训我都会仔细分析,在以后的训练中加强和改进。下一阶段,如果队里给我出去比赛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把握,用自己的成绩来检验训练成果;如果没有出去比赛的机会,我也会更加认线年这个年龄段的队员,力争逐渐赶上他们,进而超过他们。”

告别了世青赛,陆启成心里那个小小的萌芽也开始悄悄地绽放——争取提早进入一队。进入一队,是每一个年轻队员的心愿,陆启成也不例外,自信的他认为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作为二队里面的佼佼者,尽管世青赛的发挥并没并尽如人意,但是陆启成显现出的心理素质和战术意识已经让人眼前一亮,进入一队,似乎是指日可待了。陆启成为此给自己的期限是一年,争取在明年奥运积分赛打到后半段,也就是明年的这个时候,成为国家一队的一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